新闻资讯
看你所看,想你所想

心中的红玫瑰与白月光

我有两个家乡。一个叫重庆,一个叫四川南充。

对我来说,重庆是一朵火红的玫瑰。

是重庆轻轨的一张名片。我不常坐轻轨,但经常在轻轨上发现不一样的重庆。轻轨上的重庆,形态各异。

QQ截图20220806170455.jpg

轻轨上的四季。春夏,随着轻轨的启动,窗外的山坡总是或深或浅的绿色,偶尔有几朵不知名的、红色或黄色的花点缀其中。当火车偶尔减速时,你也可以借此机会与树平起平坐,近距离观察。和站在树下抬头看不一样——你只能看到密密麻麻或稀疏的树叶和被剪开的阳光。你在轻轨上看到的树更有生气——如果是微风拂面的早晨,你会看到新绿的嫩芽从树叶中伸出,仿佛还沾着昨夜的露水。如果中午很热,你会看到枯萎的红花绿叶,就像那些下午又累又困的人。如果下着毛毛雨,窗外又起了雾,山坡上的树木花草都被雨水滋润后舒展开来,树叶翠绿油光,花朵更加娇艳。偶尔会下倾盆大雨。窗外传来树木和树叶敲打的声音,花瓣散落一地,令人怜惜。秋冬季节,窗外的景色变得单调——枯枝落叶满山坡。偶尔有几棵挺立的绿树映入眼帘,一阵冷风吹来,落了几片黄叶。

轻轨上的众生。轻轨上总是低头族居多。他们戴着耳机,将自己与外界隔绝,眼睛盯着屏幕,偶尔还会窃笑。他们呆滞的眼神重新焕发光彩,然后渐渐消失,脸上留下一丝僵硬的笑容还没来得及褪去——和其他城市的上班族一样,这是他们忙碌一天后难得的放松时间。但是,车厢里也有一些忙碌的时候。周末或者节假日,车里的气氛总是很活跃。孩子们穿着活泼可爱的衣服,在父母的带领下,指着窗外提问。他们的眼睛总是清澈干净,脸上总是洋溢着笑容。他们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。车上的婆婆和爷爷用慈祥的目光看着这些小家伙,不自觉的扬起嘴角。有时他们会主动和孩子说话,逗得小家伙咯咯直笑。公交车上穿着时髦衣服的年轻人比较多,或三五成群,或成双成对。他们聊着有趣的话题,眼神里透露着对未来的憧憬。这时,窗外不仅有树和花。有时是破旧不堪、藤蔓缠绕的老房子,屋顶堆满杂物;有时候是居民楼的各种窗户和窗帘拉上或者关上,就能看到屋里的人;有时是挂在繁忙的商业建筑外墙上的巨幅海报……如果你把目光向下转移,风景会大不相同。繁忙的街道和各种各样的人就像一个剪影。

相比轻轨上的重庆,火锅店里的重庆似乎更符合外地人的印象。无论是寒冷的冬天还是炎热的夏天,火锅店总是人满为患,热闹非凡。重庆燕姿在这里大放异彩,重庆人的热情,坦诚,率真,在这里得到了完美的体现。重庆的火锅麻辣鲜香,色香味俱全。鲜红的锅底配上经典的鸭肠和毛肚,一点也不耽误时间。筷子只是把菜从锅里夹出来,然后放进油碟里。草草蘸了点香油后,他们就迫不及待地拿到嘴边,嚼了几口,强烈的辣味瞬间点燃味蕾,然后喝点冰镇饮料。酷!吃的兴起,话匣子就打开了,搞异地恋和拳击的人都很开心!

对我来说,南充是一个冷漠而矜持的白月光。

在四川南充老家的时间很少,基本上一年只有一次——寒假回去过春节。我对家乡的印象只有寒冷荒凉的冬天。下了车,踩在湿漉漉的红土上,鼻腔里充满了清新的空气,却带着一股难以形容的乡下特有的烟火味,总会出现婆婆爷爷瘦弱佝偻的身影,他快步来到我们身边,向我们呼唤,语气中带着说不出的欣喜。过年的时候总有走亲访友,大家聚在一起说说自己的情况。晚辈会心照不宣的拿着压岁钱,找个借口压马路,上街买锅盔凉粉——这是我们南充的特色美食。刚出炉的脆皮锅盔拌着麻辣鲜香的凉粉,脆皮锅盔泡在热油里。口感绵长细腻,辣味不再铺天盖地,而是混合了葱、姜、蒜等其他调料,融化在光锅头盔里。吃着锅盔凉粉,一年不见,我们都有点生疏了。我们相视一笑,觉得彼此很熟悉。大年初一,我们总会在太阳滑下之前,爬上老房子对面的山坡,坐在黄黄的草地上,聊天,分享生活的乐趣,倾诉心事。我们总是在这样的时刻发现彼此的成长。

对我来说,重庆和南充是我的家乡,是我心中的红玫瑰和白月光,我不能放弃他们中的任何一个。因为我知道,因为他们的存在,我才是现在的我。 

转载请注明出处自我介绍 » 心中的红玫瑰与白月光

分享:

相关推荐